2009年11月

类别:    标签: 旧文   阅读次数:   版权: (CC) BY-NC-SA

网留痕—网页

2009-11-01 21:02:53| 分类: 无主题

没想到
我还留下这么一个发问帖
嗯 也没啥
谁不是从菜鸟过来的?
我当然也不能例外
那时才接触电脑不久
八成只会用IE
中标也是很容易的事
那时我就上163了
现在也还在上
163存活时间还真够长的
可搜狐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呢?
我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上过
或许就是可数的几次吧
现在 就更没有了

– 作者:Jerkwin
– 发布时间:2005-3-13 9:18:16
– 如何删除骚扰网页?
打开163或Sohu的时候老弹出一些无聊的网页,关不掉。请各位大侠指教。谢谢。

天冷了

2009-11-02 22:30:19| 分类: 无主题

一夜大风
天就冷下来了
早上出门
风大到不成
我薄薄的外套已经挡他不住
只得竖起衣领 缩了头
手却露在外边 冰冷
小孩子甚至穿起了羽绒服
冬天 真的要来了
或许 已经来了
只是 好像 来得早了一些?

代码累赘

2009-11-03 21:00:04| 分类: 无主题

写得多了
才发现日志编辑器里格式调起来真是烦
反应巨慢暂且不说
产生的代码也是非常累赘
根本没有直接写html代码简洁
看来我真要学学html格式了
学会了以后直接用代码写
懒得用这个臃肿的编辑器

天主堂

2009-11-04 21:50:43| 分类: 看图说话

那时湖边游走的时候
一眼看到湖的对岸
尖尖的两个 红红的墙
便马上知道那是教堂
便想走去近距离看一看
我绕着湖边慢慢转去的时候
才知道这近在眼前的教堂
实际离我远得很哪
看来 接近上帝的路真是不近
一个人太阳底下 孤零零地行走
却只是为了看看上帝世间的朝拜之所
我也算得虔诚了
走到中途我几乎要放弃了
一度想走回头的路
可惜那会更长 也没有机会
只得一直走下去 走下去
终于还是到了这近前
天主堂
——那门却不是为我开的

对岸远眺天主堂

近景1

近景2

湖边随拍

2009-11-05 21:35:12| 分类: 看图说话

接昨天
继续整理那时的照片
湖边随拍的几个

站在湖边远眺对岸的山丘,柳依依,摇摆镜头前

湖边绿树,风中婆娑

岸边芦苇,我想到的是蒹葭苍苍,可惜太少了一些,也没有霜

戴口罩

2009-11-06 22:57:59| 分类: 无主题

我不曾记得自己戴口罩
大约是没有过吧
小时候没有机会的
非典的时候我也没戴
现在却戴了一次
这是我印象中的第一次
以后的机会 或许更多
这却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我宁愿从来不知

浑浑噩噩

2009-11-07 21:47:56| 分类: 无主题

昨晚累累睡下
还吃了两片药
早上醒来看一看钟
11点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却不相信那钟
认定是他中间停走了
就拿手机来对对时间
还是11点
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真是奇迹
我竟然能一觉睡到11点
睡的时间够长
脑袋却还是浑浑噩噩
一整天都是这样
也不能思考很精致的东西
算了 洗洗睡吧

塔与亭

2009-11-08 22:06:26| 分类: 看图说话

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
继续整理照片
还是一起的

湖对岸的塔形建筑,是做什么的呢?我好像没有走到那里

湖边的凉亭,好像是用帆布撑起来的,看着还不错

水面上的圆亭,却没有顶子

雨雷

2009-11-09 21:29:24| 分类: 无主题

夜里雨下得很大
早上雷打得很响
现在不是冬天的么?
怎么还有这么响的雷呢?
如果是在我的家乡
父亲又该念叨那句老话了
寒暑不定的时候
都是乱穿衣的
也就给了流感许多机会
我也要常常跑医院了
幸好都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还要注意自己

Proging

2009-11-10 22:45:39| 分类: 无主题

Programing…
No Time To Longer

高估低估

2009-11-11 22:02:16| 分类: 无主题

永远不要高估学生的能力
也永远不要低估学生的能力
这貌似矛盾的话
却蕴含着真理的成分

冷奔

2009-11-12 22:55:20| 分类: 无主题

这唯一的休息时间
却也不得闲
又冷又奔
又冷又奔
……

冷的随想

2009-11-13 21:46:16| 分类: 无主题

很冷的天
我的家乡不是下雪了吧?
会不会下得很大呢?
整个村子是不是都盖上了厚厚一层?
那样 天也就更冷了
父母应该生起火来取暖了吧?

午间 冷冷的雨
走过花坛的时候
有鸟儿一跳一跳
躲到花丛底下去了
她们 也不再飞
她们 也冷了呢
忽然就想起以前看到的
一个小孩子问
下雨的时候 蝴蝶都在哪里呢?
是啊
冬天的时候 鸟儿都在哪里呢?
她们不也是觉得冷么?
除了那个守望者
谁关心她们呢?

蝴蝶

2009-11-14 21:04:22| 分类: 看图说话

我在山路上遇见她
就选她作了MODEL
试一试微距的效果
可惜她却不怎么配合
害我费了好大周章
而时间过得真快
现在 她在哪里呢?

好不容易等她停下来,却还是有些远了

我不敢靠得更近,只得拉近镜头,树影下

阳光中,现在觉得有些暖了

烧水难

2009-11-15 21:46:12| 分类: 无主题

天冷了 烧水难
以前很快就烧好的
现在要等上好长时间
还听不到烧开的声音
烧水难 洗澡也就难
本来就不喜欢
现在就更不愿洗了
——幸好没人管
除了我自己

落雪了

2009-11-16 21:09:53| 分类: 无主题

这里 落雪了
今年的第一场
来得早了些

手冷热

2009-11-17 21:37:40| 分类: 无主题

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冬天
我的手就会变得一只热一只冷
是左手热 右手冷
左手经常暖暖的 感觉不到冷
右手经常冷冷的 感觉不到暖
这真是奇怪的事情
不是说男左女右的么?
或许 我的手本来就是这样
只是其他时候没有感觉到?

紧急

2009-11-18 23:32:46| 分类: 无主题

紧急
急急如律令

天晴了

2009-11-19 21:43:47| 分类: 无主题

阴霾清冷的几天终于过去
今天 终于又看见了太阳
太阳暖暖地照着
积雪 也慢慢融化了
滴滴答答地落下来
这时 才发现太阳的可爱
这些 在夏天 就感觉不到
那时 反倒有些怨他的热了
人 是善变的啊

山海经梦

2009-11-20 21:45:08| 分类: 无主题

彼时我常做梦 也常常忘却
可自来这里以后 梦就少了许多
或许也并没有少吧 只是都不为我所知道
这些天梦却又渐渐多起来
醒来却大多也还是忘记 终于没有什么印象
所以我虽常常记梦 却从不曾在这里得见
只前两天的梦印象深刻 我如今都还记得

我似乎到了一个陌生怪异的地方
那似乎是《山海经》中的世界
——我自然是知道那个世界的
奇怪的树木 诡异的动物
我一直在追或被追
我被虎人追得爬上树去
——它是专吃人的 却也会爬树
我只有爬到人科人种的树枝才不会被吃掉
我们追逐两只狐狸 一黑一白
黑狐跑在前面 白狐跟在后面
终于 我追上了他们
那黑狐却伏在地上 一动不动
我停下去抚看时 自己却变成了他
我向前跑 那白狐却丢下我 反向跑了
…… ……

饱睡

2009-11-21 21:10:26| 分类: 无主题

已经有两周没有好好睡觉了
今天终于饱饱睡了一觉
可恶的是不能洗澡

Win7库

2009-11-22 23:09:08| 分类: 无主题

今天忽又翻到一篇旧文
介绍Win7的库管理
猛地想起
这不就是我以前所说的Tag功能么?
MS只不过给换了个名字而已
若真是这样
那我也要转向Win7了
虽然还是很留恋XP
可找了半天XP下也没有可以代替的
这大约是要些时间的
希望不要太慢
那样我就不用换了

又犯糊

2009-11-23 22:06:32| 分类: 无主题

早早起来
匆匆吃饭
忙忙赶到
却是白跑
又犯糊了
还不是第一次!

手生了

2009-11-24 22:29:24| 分类: 无主题

一个简单的程序
以为很快就搞定的
没想到吭哧吭哧半天
还是不成
看来手真是生了啊
才没多长时间
就已经生到这种地步
却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时间 罪恶之源

退退退

2009-11-25 22:33:28| 分类: 无主题

从前往后读 好读
从后往前读 倒读
倒读读一步退两步
这点我倒是想明白了
可倒退时却怎么也做不成
backspace
你是存心跟我作对么?

BACKSPACE语句:称为回退语句,它使指定设备号的文件指针退回一个记录位置,一般用于顺序文件。它的一般形式为:BACKSPACE{unit|([UNIT=]unit[,ERR=err][,IOSTAT=iostat])

除了以下几种情况外,使用BACKSPACE语句正好使文件的指针向前移动一条记录:本条记录前再没有记录时文件指针的位置不变;文件指针的位置在一条记录的中间时,文件指针移到本条记录的开始处;本记录的前—记录是文件结束记录时,文件指针移到文件结束记录之前。

既然你不退
罢了 那我退
躲着你还不成么?

# Language: fortran
	open(unit=Linp, file=trim(Finp), status='old', position='append', IOstat=Ierr)
	backspace(Linp)
	read(Linp, *, IOstat=Ierr) Nstp
	do  while(Ierr/=0)
		backspace(Linp)
		read(Linp, '(A80)', IOstat=Ierr) txt
		backspace(Linp)
		read(txt, *, IOstat=Ierr) Nstp
	end do

F+C

2009-11-26 23:16:13| 分类: 无主题

终于把Fortran和C的编译器集成到一起了
以前就知道Fortran的编译有赖于C
却不知怎么编译C
今天花了点时间终于把两个都弄好了
想编译谁就编译谁
随心所欲 简洁有力 我喜欢

造轮子

2009-11-27 21:45:55| 分类: 无主题

工具有了之后
我却喜欢拿来造轮子
这真不是个好习惯
虽然轮子的作用很大
可是再重新造也不值得

折腾完

2009-11-28 21:31:53| 分类: 无主题

这几天一直在折腾
折腾的过程也就是学习的过程
不折腾 当然没事 也没什么改变
可别忘了
改变 未必更好
不变 绝无更好
说实话 我还不是怎么满意
不过先就这样吧
等有时间了再继续折腾

# Language: fortran
Program FrqSptr
 implicit none
 integer, parameter:: Linp = 4
 integer, parameter:: Lout = 5
 integer, parameter:: Nmax = 1000
 real*8,  parameter:: Pi = 3.14159265358979D0
 integer i, Ierr, Nfrq
 real*8 Fmin, Fmax, Fres, Fwid, Fscl, Alf, Lpre, Gbet, Gpre, &
 &  Frq, Fdel, Alor, Agau, Anom, Fpos(Nmax), Famp(Nmax)

 print*, '>>>>>>>>>>>>>>>> Program FrqSptr Running <<<<<<<<<<<<<<<<'
 print*, '>>>>>>>>>>>>>>>>    Jerkwin@gmail.com    <<<<<<<<<<<<<<<<'
 print*, '>>>>>>>>>>>>>>>>       Copyleft          <<<<<<<<<<<<<<<<'
 print*, '>>>>>>>>>>>>>>>>   2009-04-15 17:37:47   <<<<<<<<<<<<<<<<'
 print*

 open(unit=Linp, file='FrqSptr.dat', status='old', IOstat=Ierr)
 if (Ierr/=0) then
  print*, '>>ERROR !!! Input File ''FrqSptr.dat'' NOT Exist !'
  print*, '>>>>Any Key to Exit...'
  read*
  stop
 end if

 read(Linp, *, IOstat=Ierr) Fmin, Fmax, Fres, Fwid, Fscl
 print*, 'Spectrum Range:          ', Fmin, 'to ', Fmax
 print*, 'Spectrum Resolution:     ', Fres
 print*, 'Spectrum Peak Half-Width:', Fwid
 print*, 'Frequency Scaling Factor:', Fscl
 print*
 print*, '          #      Frequency          Frequency(Scaled)           Intensity'

 Alf = 0.5D0*Fwid
 Lpre = Alf/Pi
 Gbet = -log(2.D0)/(Alf*Alf)
 Gpre = sqrt(log(2.D0)/Pi)/Alf

 Nfrq = 0
 Anom = 0.D0
 do while(Ierr==0)
  Nfrq = Nfrq+1
  read(Linp, *, IOstat=Ierr) Fpos(Nfrq), Famp(Nfrq)
  if (Ierr==0) then
   print*, Nfrq, Fpos(Nfrq), Fpos(Nfrq)*Fscl, Famp(Nfrq)
   Anom = Anom+Famp(Nfrq)
   Fpos(Nfrq) = Fpos(Nfrq)*Fscl
  end if
 end do
 Nfrq = Nfrq-1
 Anom = 1.D0/Anom

 close(Linp)

 open(unit=Lout, file="FrqSptr_Result.dat")
 write(Lout, *)
 write(Lout, *) 'Frq k(Lorentz) k(Gauss)'

 Frq = Fmin-Fres
 do while(Frq<=Fmax)
  Frq = Frq+Fres
  Alor = 0.D0
  Agau = 0.D0
  do i=1, Nfrq
   Fdel = Frq-Fpos(i)
   Alor = Alor+Famp(i)/(Alf*Alf+Fdel*Fdel)
   Agau = Agau+Famp(i)*exp(Gbet*(Fdel*Fdel))
  enddo
  Alor = Lpre*Alor*Anom
  Agau = Gpre*Agau*Anom
  write(Lout, '(F10.2, 2F15.6)') Frq, Alor, Agau
 end do

 close(Lout)

 print*
 print*, '>>FrqSptr Achv.'
 print*, '>>>>Any Key to Exit...'
 read*

End Program FrqSptr

狠读书

2009-11-29 23:04:47| 分类: 无主题

将要还书了才记起还没有读几页
那就在还之前狠狠读一下吧
好像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啊
有时借来的书都没怎么看就又还回去了
只是混了个脸熟
要是所有的书都能混个脸熟也不错啊
可惜
——那是不可能的

脸盲

2009-11-30 22:21:33| 分类: 无主题

今天才知道
原来还有脸盲一说
怪不得老觉得自己认人有障碍
虽然不是太大
原来是轻微脸盲的缘故
是啊
人脸识别这可不是精确计算的
我以前就曾考虑过
人到底是怎么认出一个面孔的呢
结果——未果

随意赞赏

微信

支付宝
◆本文地址: , 转载请注明◆
◆评论问题: https://jerkwin.herokuapp.com/category/3/博客, 欢迎留言◆


前一篇: 2009年10月
后一篇: 2009年12月

访问人次(2015年7月 9日起): | 最后更新: 2017-09-26 07:50:25 UTC | 版权所有 © 2008 - 2017 Jerk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