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曹丞相,真难为你了!

类别:    标签: 趣味   阅读次数:   版权: (CC) BY-NC-SA

2015-03-25 11:27:42

1、 前日读蒋星煜先生的书《以戏代药》(该书初版于1980年),某篇记录一段河南曲子《关公辞曹》:

京剧中关于这个情节的唱词是这样的:

然而若是给纯朴的乡亲们唱戏,“美女红袍”之类的话怎能打动人?“手挺猴”又是什么玩意儿?

另又找到一个版本:

尚有第三个版本:

这几段地方戏的板腔体唱词,除了以情动人之外,更铺排各类“最好的”吃食,加强表现力。 乡亲们在台下听着,想象着曹大嫂七个碟子八大碗地,在桌上摆开香油煎饼和蒜汁榆钱,感想必定是——唉呀妈呀! 这么老些好吃的都拢不住关二爷的心,他还非要回去找他大哥,你们说二爷那得是多忠的人儿啊!

2、 山东吕剧《下陈州》中著名唱段:

——娘娘也不是好做的差事。

3、 脂砚斋甲戌本眉批:

“近闻一俗笑语云:一庄农人进京回家,众人问曰:你进京去可见些个世面否?庄人曰:连皇帝老爷都见了。众罕然问曰:皇帝如何景况?庄人曰:皇帝左手拿一金元宝,右手拿一银元宝,马上稍着一口袋人参,行动人参不离口。一时要屙屎了,连擦屁股都用的是鹅黄缎子,所以京中掏茅厕的人都富贵无比。”

4、 鲁迅《“人话”》:

是大热天的正午,一个农妇做事做得正苦,忽而叹道:“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么快活。这时还不是在床上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叫道:太监,拿个柿饼来!’” (另有一句话,出处不可考,似乎也是鲁迅说的——农夫说:皇上爷使的扁担,肯定是金的!)

5、贾平凹讲的笑话:

两个农民聊天,问:你说蒋委员长每天都吃什么饭?答:肯定是顿顿捞一碗干面,油泼的辣子还调得红红的呢!

6、“油条烧鸡墙上挂”。

有两个相似版本:

a、翻身农民吃上了饭,感慨说:我都吃上饭了,那毛主席他老人家能吃什么呢? 另一位说:毛主席他老人家能吃什么?白瞒了,烧饼麻花子随便吃,白糖红糖随便nan,“簸离子(音)”上挂的都是油果子。”

答话是河南方言,意为:毛主席能吃什么?不瞒你说,烧饼麻花随便吃,白糖红糖随便吃,家里的墙上挂的都是油条。

“nan”,是指吃糖时的动作,是直接把嘴趴在糖上用舌头舔来吃,不用手——形容极度的恣意享受;“簸离子”是用高粱杆串成的用来给房间做隔断的东西,相当于现在房间里的夹墙,旧时农村盖房大概为了省料,房间里不做隔断,盖好房屋后,用高粱杆串成的席子做每间房屋的隔断,平时做活计用的针线什么的小东西,都可以插在上面,也可以挂一些轻的东西;油果子是油条的俗称。 (此段节选自馍的蜕变——豆腐串烙馍)

b、某穷学生高中时有一次在食堂吃饭,一边啃着老咸菜就馒头,一边问同学:你说那些当官的是不是天天都有好东西吃?那胡耀邦住的屋里,墙上不得挂满了烧鸡和油条!(胡耀为当时总书记)

7、”江青与红糖白糖”。

也有两个相似版本:

a、粉碎四人帮后,开控诉大会,一位陕北老农控诉江青:江青那臭娘们儿,床头还放俩糖罐,一个白糖罐,一个红糖罐,晚上睡觉之前还要吃一个白面馍,想蘸白糖就蘸白糖,想吃红糖就蘸红糖。

b、一位乡下老队长问一个北京来的知青:江青是不是每天都蘸着糖水吃馒头? 知青唯有诺诺。该老队长悠然神往道:江青肯定跟娘娘似的,每顿饭都是两碗糖水,一碗红糖水,一碗白糖水,一口一换,可劲儿蘸。

7、川剧样板戏《列宁在十月》:

——可见于小说《落花时节》,作者何洁,流沙河之妻。

8、郭德纲相声:

“等我有钱了,我买一桌子枣馒头,专门抠里边儿的枣吃!我买一桌子糖三角,把吸管往里一戳,专门嘬里边儿的糖!…..我买五十多辆奥拓,排一溜儿都拿铁丝拴上,当火车开!……”

(糖三角和枣馒头是天津人民最常见的早饭,枣馒头即搁了枣儿的馒头,糖三角是里面有液态红糖或白糖馅儿的三角形饽饽。)

随意赞赏

微信

支付宝
◆本文地址: , 转载请注明◆
◆评论问题: https://jerkwin.herokuapp.com/category/3/博客, 欢迎留言◆


前一篇: 【转】我怎样毁了我的一生
后一篇: 【转】小白兔的故事:任何东西只要够深都是一把刀

访问人次(2015年7月 9日起): | 最后更新: 2017-12-09 02:20:13 UTC | 版权所有 © 2008 - 2017 Jerk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