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梦录

类别:    标签:    阅读次数:   版权: (CC) BY-NC-SA

题记

年事渐长梦见长

醒罢寂坐吾我丧

妙花落尽笔已秃

犹记残梦两相忘

其一

那时他住在南方的一个小镇, 街区离镇中心的艺术馆不远. 他, 他的妻, 还有他可爱的女儿. 也就是平淡的日子, 时间仿佛滞留在了种植园时代, 却没有喧哗, 也没有骚动. 老旧的火车从不远的轨道上鸣笛驶过, 不定时地, 让人无法猜.

一日午睡后, 他起身到楼下. 女儿咿呀地说: 要肉肉包包. 便觉多了一个人. 抬起头, 见一张微笑着的脸, 便是她了.

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刚来的么? 他平时也没有多少话的, 便也不必再问.

记忆着的她像那时模样, 还是那样优雅. 而他也还是那样土气. 她便大笑说, 你并没有变得优雅呢.

饭后便陪她回旅馆. 那家旅馆在镇上最文艺的地方, 和她的气质很搭.

进了旅馆, 便是长长的画廊, 两旁却也没有很多作品. 他向来对这些不大在意的, 今天却有些不同, 即请她讲一些艺术的东西. 她也不托辞, 便一样一样经过, 告诉他每一样的创作, 评价. 他也就赞许地微笑, 点头, 并不多说.

终于到了走廊尽头, 便拿出钥匙, 说, 几号呢? 6号. 啊, 不对, 是3号. 将钥匙伸进锁孔, 一转, 门便轻轻打开了.

其二

梦中的世界是灰色的, 而只是感情真实.

但几百, 900年过去了, 他也当时在那里, 哭说我没有应答.

我走了, 又就再也没有回来

你们谁见过的呢?

她曾经原在, 可后来走了.

其三

I had another chance to become a man in another world

But I refused

I knew it’s a bubble, just not true

I had to return to the real world

随意赞赏

微信

支付宝
◆本文地址: , 转载请注明◆
◆评论问题: https://jerkwin.herokuapp.com/category/3/博客, 欢迎留言◆


前一篇: Barnett GROMACS教程
后一篇: VMD的RMSD计算器简单使用

访问人次(2015年7月 9日起): | 最后更新: 2019-02-12 23:36:18 UTC | 版权所有 © 2008 - 2019 Jerk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