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

类别:    标签: 旧文   阅读次数:   版权: (CC) BY-NC-SA

100219

2010-02-19 22:57:03| 分类: 无主题

今天接着上次
整整是一个月了啊
那就接着开始吧
虽然我有些懒了
虽然时间倒是多了一些
可先得把自己拉下的课补上才成啊

2010-02-20 23:31:15| 分类: 无主题

孔子 他一生最大的快乐与悲哀
都与他的弟子连结在一起
《论语》
独记颜回之死甚详
而无子路之死
惜哉!

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
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
文学:子游、子夏。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
子路,行行如也;
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
曰:“子在,回何敢死!”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
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论语·先进第十一》

子路

2010-02-21 22:08:50| 分类: 无主题

受了李泽厚的影响
我于孔子门人
也较喜欢子路与子贡
两相比较 喜欢子路更多一些
或许是因为我没有什么口才
性格直爽一些吧
子路仅小孔子九岁
可算作孔子开门大弟子了
其实 留心一下《论语》就会发现
子路与孔子的关系已远远超过师徒了
如果说 孔子视颜回为子
那么 孔子就视子路为弟
当第一次看《家语》
读到子路为亲负米之说 深为所动
后来才知 这是二十四孝之一
虽然 现在……
子路结缨 虽《论语》不记
却存于《左传》 甚详
孔子之恸 亦载《礼记》
种种 差可慰心

子路见於孔子曰:“负重涉远,不择地而休,家贫亲老,不择禄而仕。昔者由也,事二亲之时,常食藜藿之实,为亲负米百里之外.亲殁之后,南游于楚,从车百乘,积粟万钟,累茵而坐,列鼎而食,愿欲食藜藿,为亲负米,不可复得也。枯鱼衔索,几何不蠹,二亲之寿,忽若过隙。”
孔子曰:“由也事亲,可谓生事尽力,死事尽思者也。”
             ——《孔子家语·致思第八》

季子将入,遇子羔将出,曰:“门已闭矣。”
季子曰:“吾姑至焉。”
子羔曰:“弗及,不践其难。”
季子曰:“食焉,不辟其难。”
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门,公孙敢门焉,曰:“无入为也。”
季子曰:“是公孙,求利焉而逃其难。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
有使者出,乃入。曰:“大子焉用孔悝?虽杀之,必或继之。”且曰:“大子无勇,若燔台,半,必舍孔叔。”
大子闻之,惧,下石乞、盂黡敌子路。以戈击之,断缨。
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
孔子闻卫乱,曰:“柴也其来,由也死矣。”
                  ——《左传·哀公十五年》

孔子哭子路于中庭,有人吊者,而夫子拜之。
既哭,进使者而问故,使者曰:“醢之矣。”遂命覆醢。
                     ——《礼记·檀弓》

过敏

2010-02-22 22:38:41| 分类: 无主题

春天到了 天气暖了
我的鼻子却不舒服起来
一天打喷嚏好几次
每次还连着两个
莫不是过敏了?
听说在春天很容易的
这怎么办好呢?

故乡的冬天

2010-02-23 22:56:45| 分类: 看图说话

故乡的冬天

这就是我故乡的天空
时候已经是冬天
故乡的天也并不都是晴朗的
可一旦晴朗的时候
那天就总是很蓝
冬天是没有多少云的
那蓝的天空却也并不是全都一色
越高 蓝得越纯净
我没有见过济南的冬天
不知道这算不算作蓝汪汪的
整个像个空灵的蓝水晶
我家里有两棵树
一棵是石榴 还有一棵是柿子
石榴树枝枝杈杈的 还生着长的刺
柿子树就简洁得多 也光溜得多了
我家门前有两棵树
一棵是杨树 还有一棵 也是杨树
杨树是高大的 直直地刺向蓝的天空
这些树 都已经落光了叶子
而春天 已经不远了

雪后那些

2010-02-24 23:31:54| 分类: 看图说话

雪后那些

已经是要过年的时候了
故乡却下了一场雪 很大的
而在冬天前面那么长的时间里
都是没有雪的 也没有雨
纷纷扬扬的雪只落了一个晚上
地上的积雪却已经要没过我的脚踝
当然 屋顶上也是少不了的
却是薄了很多
就连石榴树枝上也托着雪
小麻雀们却不在意这些
依旧在枝桠间跳来蹦去
他们都有着胖得滚圆的身子
与夏天的很有不同
在阴沉的天空下
白的屋顶 黑的枝桠
再点缀上几个圆的麻雀
就成了一幅有意境的水墨画

雪后那些

而这更近的一幅
就更像是大师的作品了
只是好像稍乱了一些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和谐
那样单调的色彩
却也能产生这样美的画面
大自然不愧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而我 只有对他膜拜

夜光纸

2010-02-25 23:07:23| 分类: 无主题

很早时候 朋友送我一张绿色的纸板
说 这是夜光纸 可以在黑暗里发光
我并没有在意 只将他随手压在了一摞厚厚的书下
而且一放就是几年 渐渐忘却了他的存在
最近收拾旧物 我将他翻了出来
看他也还是几年前的样子
这次却没有再把他压在书下
却放在了桌子上面 依旧没有在意
晚上 我熄了灯 躺在床上
屋子里很黑 我却忽然看见荧荧的绿光
在桌子上泛着 白白的一片
仔细一想 便知道是那夜光纸 
奇怪的是 这长时间 我竟没有注意过他
正想间 忽然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便忆起原来很久以前曾读过一篇类似的文字
是大学时候发表在校报上的文字了
作者似乎是我室友的同乡
我也似乎见过她 却终于不能确定
想翻出陈年的报纸来寻一寻 却已经不在了
哦 还是算了吧 到现在还有谁记得这些呢?
却终于还是不甘心 摆渡一下试试看吧
没想到那篇文字却还真的留在了网络中
那就再存一份吧

夜光心
                 凌波仙子
  那段时间我一直被难言的迷惑困扰着。空气中是冷冷的湿润,校园的天空下,是充满生命力的翠绿和蔚蓝,裹挟着一种寒冬过后萌发的冲动。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潮湿的鸟鸣充斥着我的周围,让我的注意力无法集中。不是嘈杂和烦躁,而是清脆又沉稳的敲击,扣打得我不由自主忽略、或是完全遗忘了我正在做的事情。一些对自己,对生活新的思考让我不安。
  室友的生日也是在这个时候临近了。与她的关系对我来说是个并不敏感也不深奥的懒洋洋的题。奇怪的是,我试图去解的时候,就会受伤。几次碰撞之后,我只有选择忽略。我们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人,而怎样的相识、最初的美丽和原因已经模糊成一个若隐若现的水印,剩下的,只是一种习惯和惰性。有时候我觉得,我并不了解的不是她,而是我自己。
  礼品店里,我看到了一盒夜光的工艺兔。盒子是透明的,质地清凉莹润,神态各异的兔子在里面挤成一排,玲珑精巧得正如我许了愿望的心情。这样一件小小的礼物,让我凭空觉得亲切和愉悦,很久不曾有过的直觉的共鸣轻轻扣打着我——我相信,室友会喜欢它。买下礼物之后,莫名的幸福洋溢着我的全身。
  那一天,我关掉了宿舍里所有的灯,拉上窗帘。黑暗几乎是一种静谧的匀和,我的心情却有些浮躁和激动,想象着打开礼物的瞬间,室友应该是怎样的惊喜。所以,随后,我甚至来不及反应气氛的尴尬——眼见包装纸已被拆开,却仍只见一片漆黑。短暂的沉默之后,室友拉开了灯,礼貌地低头笑着说没关系,淡淡的道谢。黑暗退了下去,我的失望浮了上来。
  此后的几天。彼此之间是客气的冷淡。
  直到有一天,宿舍已经熄灯了,我躺在床上,感觉着一两点月光被树叶啪啪摇落在窗玻璃上。突然,听到室友叫道:“小凌,你送我的兔子发光了!”我猛的坐起来,掀开床帘朝下看去。果然,一直被室友搁置在书架上的一排兔子,正散发着莹莹的柔和的光。轮廓不是很清晰,但它们镶嵌在夜的底色上,有着恍若水晶一样透明的质地。惊喜感染了我们每一个人。可是,那一天它为什么,没有发光呢?
  另一位室友很不经意的声音从上铺传来:“夜光东西也要经过足够的光照才会在黑暗里发光,你们不知道吗?”
  这样一个简单的理由,深刻得让我觉得轻松。
  渐渐地我觉得,或许人人都有一颗夜光的心,在黑暗中沉默和思索,把成长的愿望种下。即使不着边际的空茫让我们迷惑,也总有一天,光明的爱、宽容和信任的沐浴,那开启灵魂的钥匙,会让我们在黑暗里把自己点亮。

记忆已不同

2010-02-26 22:26:42| 分类: 无主题

年纪越来越大了
才发现记忆也与以前大不同了
现在已经很难牢牢地记住什么东西了
能够记住的只是那些更本质一些的东西
等用到的时候免不了要再回头翻书的
我现在还记得高中时候有段时间记忆力特别好
好多东西看过一遍之后几乎就可以记住
那时候很是喜欢背数字 特别是那些常数
像什么圆周率 自然对数底
我都背到小数点后十几位 现在也依然记得
可现在 当我想再试着背些数字的时候
要花上很多时间才能记住
而忘记它花的时间更少
唉 吾老矣 尚能记否?

包包

2010-02-27 21:56:01| 分类: 看图说话

包包

一直都想买一个合适的包包
却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
今天看到大喊大叫卖包的
又贪便宜 就进去看看
嗯 还真看中一个
可惜啊 颜色不对 是给女生背的
唉 这年头 女生的选择机会可真多
男生被无情地忽视了 就那几种式样
哼 管他背不背 先买下来再说

怪天气

2010-02-28 22:45:54| 分类: 无主题

怪天气 真是怪天气
上午阴云密布冷飕飕
下午艳阳高照暖洋洋
晚上电闪雷鸣雨哗哗
人家说
八月十五云遮月
正月十五雨打灯
可可真是应了
也罢 也罢 随他去了

随意赞赏

微信

支付宝
◆本文地址: , 转载请注明◆
◆评论问题: https://jerkwin.herokuapp.com/category/3/博客, 欢迎留言◆


前一篇: 2010年1月
后一篇: 2010年3月

访问人次(2015年7月 9日起): | 最后更新: 2017-06-23 03:12:17 UTC | 版权所有 © 2008 - 2017 Jerkwin